南韩偷拍为何铺天盖地?这个关键原因让人绝望

检视相片南韩饭店房间的吹风机架常被安装针孔镜头。(法新社)更多迷你镜头升级 偷拍上网直播韩媒报导,去年11月24日至今年3月2日间,嫌犯在10个城市30家汽车旅馆共42间房安装迷你无线网路摄影机。这些偷拍镜头宽仅1公厘(1mm),藏在数位电视机上盒与吹风机架等肉眼不易察觉的地方,偷拍影像透过客房的无线网路流出,并在网站实况转播。南韩偷拍为何铺天盖地?这个关键原因让人绝望检视相片插座常被偷拍者安装迷你摄影机。(法新社)更多嫌犯设置的网站会员超过4000人,其中包含97名月付44.95美元的付费会员。为躲避警方追缉,网站伺服器特地架在美国。嫌犯售出803段偷拍影像,不法获利达700万韩元(摺合新台币约19万元)。旅馆犯罪地点 遍及10个城市南韩此前也曾发生旅馆偷拍案,此次却是警方首度查获有人透过海外网路实况转播偷拍影像,犯案地点遍及庆尚南北道与忠清地域的10个城市,本来还準备进军首尔首都圈,没有迹象显示旅馆业者涉嫌共谋,但目前还无法完全掌握相关影像外流的整体状况,付费会员亦无法可罚。南韩偷拍为何铺天盖地?这个关键原因让人绝望检视相片南韩警方展示插座和吹风机架遭装设偷拍器材。(法新社)更多警方指出,民众到旅馆投宿时,可先关闭房内电灯,接着打开智慧手机的闪光灯,只要看到任何光点,就通知旅馆人员来检查。犯罪人有公务员、医师、法官…南韩偷拍犯罪相当氾滥,当地警方2018年的调查显示,2017年收到有关偷拍案的举报,达到约6500宗,远高于2010年的大约1100宗,8成受害者是女性。这些犯罪人各有不同背景,如公务员、医生甚至是法官等,也有部分案中的犯罪人,是受害者熟悉的人,如男友或亲戚等。南韩偷拍为何铺天盖地?这个关键原因让人绝望检视相片南韩女性去年上街抗议政府打击偷拍不力。(法新社)更多成千上万名女性去年走上首尔与其他城市街头示威抗议,高喊「我的生活不是你的A片」("My Life is Not Your Porn")。近期则是发生偶像天团「BIGBANG」团员胜利涉及多起丑闻连带牵扯多起案外案,其中一桩就是艺人郑俊英多次在即时通软体聊天群组,上传自己偷拍的性爱影片,引发另一起轩然大波。南韩偷拍成风 「胜利事件」冰山一角「胜利事件」揭示部分南韩政府人员与夜店勾结,关係千丝万缕;另一方面的「郑俊英事件」,其实也反映着当地猖獗的偷拍文化。南韩偷拍为何铺天盖地?这个关键原因让人绝望检视相片南韩艺人郑俊英涉嫌散布偷拍的性爱影片,赴首尔警局应讯。(路透)更多这些偷拍女性的行径令人咋舌,但事实上,南韩近年一直热议「偷拍成风」的问题,包括在厕所或更衣室偷拍、熟人之间的偷拍勒索等。南韩几乎天天都有偷拍案件的新闻。例如,首尔一家有10万名成员的基督教会的牧师,就在电动扶梯上偷拍女性裙底时被当场抓住。一名31岁妇科医师则因偷拍女病人和护士换衣服,并将图片上网而遭判刑。政府出招 规定手机拍照要出声偷拍成为社会问题,就连南韩政府也已经多次出招对付,包括首尔市政府2018年决定大幅增加「反偷拍队伍」人数至8000人,他们会到公厕、更衣室等地,清洁并检查是否有偷拍器材等。韩国也规定手机在拍照时要发出声响,以阻止暗中偷拍;网路之后出现可以无声拍摄的影像APP,政府又提出要规範。南韩偷拍为何铺天盖地?这个关键原因让人绝望检视相片南韩警方在厕所侦测是否有偷拍器材。(欧新社)更多源自西方的#MeToo运动吹入南韩后,当地民众掀起连场「反偷拍」的大型示威,示威者数以万计,其中2018年8月的一次示威,主办方声称人数达到7万人。群众不满在学校、办公室、厕所、更衣室等地,都有可能出现针孔摄影机。偷拍帮兇SoraNet 会员逾百万当地愈来愈多偷拍案件的问题,既有指与科技有关,手机功能愈来愈强大,推升韩国的偷拍个案,另一方面,一个南韩大型色情网站「SoraNet」,也遭形容是助长此风的「帮兇」。南韩偷拍为何铺天盖地?这个关键原因让人绝望检视相片南韩女性如厕常得担心是否遭偷拍。(欧新社)更多「SoraNet」自1999年开始营运,会员人数超过100万,网站内充斥网民拍摄的偷拍片段、由前度伴侣上载的报复式性爱影片等,出现大量受害者,甚至曾有女性受害人不堪受辱而轻生的事件。直至2016年,网站终于在公众压力下关站,南韩法院之后判一位共同创办人4年徒刑,讽刺的是,这人是女性。首尔汉阳大学社会学教授李娜阳告诉法新社,「裙底视频」在韩国和日本已有数十年历史。她指出,韩日都是非常保守的国家,性在当地被视为禁忌话题,在性压抑之下,女性经常成为被物化和歧视的对象。性别不平等 南韩一大社会问题性别不平等一直是南韩一大社会问题。作为亚洲第四大经济体,南韩女性的平均收入仅为男性的63.3%,在管理类职位和公司董事会中,女性分别仅占11%和2.1%。但正如南韩《中央日报》所指,即使有大量民众上街谴责非法偷拍,但现在的郑俊英事件让南韩民众看到,当地距离「拒绝偷拍」的道路依然非常遥远,南韩社会必须通过严正的调查和惩罚,才能铲除这些性暴力的文化。BBC指出,首尔警方认为,刑罚太轻也是偷拍猖獗的原因之一。散布偷拍画面最重刑期是一年有期徒刑或罚款1000万韩元(约台币27万元),2017年南韩有5437人因偷拍相关犯行被捕,最后只有119人坐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