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

1949年,中国全线解放,国民党残军或被收编改造,或被解散消灭,最后只剩李弥麾下的第八军23师李国辉部队和第二十六军93师的谭忠部队,他们从滇西边境一路退败,最后进入缅甸北部。这支1500人的队伍,在金三角一带建立起根据地,很快就吸引了许多从流落在缅甸的远征军,云南外逃的散兵,地方武装等前来投靠,迅速壮大,成为三国边境地区最大的一股武装力量。这支外来的部队,引起了缅甸政府的恐慌,在要求残军撤军未果后,几次派军队对其进行围剿,却屡战屡败。消息传到台湾,蒋介石一看这支部队这么能打,当即命令李弥前去金三角地区发展壮大这支队伍。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在台湾的暗中支持下,残军——不,这个时候的部队规模,都不应该用残军来称呼了——势力不断扩大,甚至修建了机场,学校。他们开荒种地,招兵买马,押送鸦片以补充军费,为了地盘和生意,经常和各方势力发生武装冲突,但是,却一直所向披靡,到最后的大撤退时,残军控制了中缅边境约1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是台湾面积的三倍之多!有个题外话,圈里有朋友去过夜丰颂的密窝,那里也是华人聚集地,有很多当时遗留下来的设施,其中就有地洞——残军虽然贩毒种毒,却不允许士兵们吸毒,如果犯了错误,就会被关到地洞里去,接受惩罚。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1953年春天,缅甸政府重金僱佣英属印度的国际军团,对残军进行绞杀,双方投入了十万兵力对战,是迄今为止金三角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战斗,然而结果又跌破了世人的眼,残军再次胜利,国际军团一败涂地,总指挥吞枪自杀。走投无路的缅甸政府只好向联合国告状,经过大会决议,残军被要求放下武器,撤出缅甸。迫于国际舆论,蒋介石下令两次将部队解散,退回台湾,并宣布不愿撤回的人,和台湾再无关係。93师第五军段希文部和第三军李文焕部,就这样抛弃军籍,率军转入了泰国北部的密林中。他们成了真正的孤军,被隔绝在异域的大山深处。残军在泰北一个小村子里设下军部,并给这里起了个名字——美斯乐。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流落在泰北的三五军人,为了寻求活路,依仗手中的枪,又干起了在缅甸的老本行,给过往缅泰边境的马帮押镖,在地盘内设立关卡,收取保护费,参与缅甸玉石的黑市交易,和各大势力合作,种植贩卖鸦片,用来自筹军饷。93师5军军长段希文曾经对一位英国记者说:「我们是出于不得已才不顾法律的……要打仗就必须有军队,军队要有枪,买枪需要钱。在这个山区里,唯一的钱就是鸦片。」参观文史馆的时候,恰逢一个国内旅行团,解说员是当地学校的马老师,她的爷爷,是远征军,牺牲在战斗中。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异域艰难求生,几经协商,残军决定协助泰国政府,帮助消灭当时泰国的心头大患苗共和泰共。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战斗,在1981年的最后一战,考科考牙战役后,彻底消灭了这些隐患,泰皇蒲美蓬亲自来美斯乐看望残军,承诺给予93师的军人们泰国公民的身份,并把美斯乐这块土地,划分给93师。我问:考科考牙战役后,93师还剩下多少官兵?马老师说:还剩300多人。热泪一下就冲出了我的眼眶。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1982年,台湾作家柏杨访问泰北,写下了《金三角.荒城》,披露了残军在异国依然过着没水没电原始人一样的生活,在台湾引起轰动,从而引发了台湾和香港的救济风潮。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在各界的帮助下,美斯乐人逐步弃武从农,开始慢慢向种植茶树发展,到现在,美斯乐遍地都是郁郁葱葱的翠绿茶园,彻底摆脱了对毒品经济的依赖,真正在异国站稳了脚跟。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2004年,为纪念这段历史,「泰北义民文史馆」在美斯乐成立。如今,93师和远征军的后人们,都拥有泰国国籍,在这片土地上继续繁衍,生根,发展,他们的孩子,每天都要上两个学校,白天念泰文,放学回来再上华文学校,这是93师的灵魂人物段希文将军的遗言:将华文学校永远办下去,不要忘记,我们的根,在中国。照片上,这位向泰皇蒲美蓬下跪的将军,就是段希文,这一跪,换来了93师官兵和他们的后人们,在异国土地上,光明正大生存的权利。我在查阅各种资料的时候,不止一次流下热泪。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这个大厅里,密密麻麻的,都是93师人或牺牲,或去世的官兵的灵牌,让人看到了,身上冒起无数的鸡皮疙瘩——不是因为害怕,是因为这些和我们同一条根的同胞们,在近半个世纪里,所遭遇的一切。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文史馆门口的小卖部,店员会用流利的普通话说:买点茶叶回去尝尝吧,我们这里生产的茶叶,质量很好哦!美斯乐海拔一千米,在泰国这个纬度,冬暖夏凉,确实是茶树生长的好地方,茶叶的品质,非常的高。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小小的美斯乐,深山中的一条街,房子都沿着马路而建,鳞次栉比。镇中心,有热闹的市场,餐厅茶座,比比皆是。走在这里,跟走在国内山区的任何一个小镇,没有任何区别,耳朵里听到的,都是熟悉的中国话。这里的人们都喜欢和来自中国的游客拉家常。我们在一家餐厅门口暂停的时候,老闆娘熟络地和我们招呼,我问她老家哪里?答:云南!当然他们也都会说流利的泰语,在旅游业大力发展、中国游客又占了很大比例的今天,这可以说是一个天然的优势了,这里住着一群半个世纪前,被刻意遗忘了的中国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