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

图文/大咖猫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2019年1月19日,春节前。四川 -成都 -老宋青旅 ,一群人陆续在这里汇合......洛克,一个令无数驴友嚮往的徒步路线,这是挑战三座神山,感受云和山的彼端的一条经典线路。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1928年3月,美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Joseph Rock)从四川木里出发,深入贡嘎岭地区,成功穿越稻城亚丁等地。数年后,詹姆斯·希尔顿(James Hilton) 以洛克的探险经历(主要是贡嘎岭三神山:夏诺多吉、央迈勇、仙乃日),创作了小说《消失的地平线(Lost Horizon)》——其中首次详细描述了秘境「香格里拉(Shangri-La)」,直至今日仍被全世界视为世外桃源。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很多人说洛克线经典也有相当大的的难度(难在全程都在高海拔徒步,进山上到3600,然后一路海拔持续上升)。我想说它的难不只是走在高海拔的无人区,还有徒步前漫长的成都到嘟噜村的横跨路途(成都到木里大巴车13小时,木里到嘟噜村越野车9小时)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嘟噜村(进山前一晚),村长家的豪宅,一个大厅住了我们19个人,霸占了村长家所有的电源,虽然没有信号,但一定要保证手机满电。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出发前,很遗憾,一位队友因发烧不能跟我们同行,决定让他在村长家休息两天,如果身体恢复随后再追上我们。我们剩余的18人告别村长一家和留守的队友,开启了冬季洛克重装之旅。嘟噜村到进山口的公路,我们选择了步行,看着我们同行的帅哥美女们,一路欢声笑语到达第一天的营地--白水河。白水河是一条由玉龙雪山融化的冰川雪水汇成的河流,沿着山谷层叠跌跃而下,水清澈墨绿。因河床是由沉积的石灰石碎块组成,呈灰白色,清泉流过,远看就像一条白色的河而得名。据说白水河的水来自玉龙之口,带有灵性,还是一处爱情圣地。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这并不是预定的营地,因为同行的队友两个人身体出现了不适。(题外话:对于这样的线路有必要做一个温馨提醒,出发前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準备,出发后要评估好自己的体能和身体状态,尤其是进入高海拔之前,千万不能让自己有机会出现感冒发烧咳嗽等身体不适的症状,这是让自己完成线路的基础,比如想洗洗头,洗洗澡之类的就打消这个念头吧,感觉冷就赶紧加衣服,感觉酒店被子薄那就乾脆睡自己的睡袋,总之侥倖心理千万不要有)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冬季重装洛克,难度还是很大的,来之前心理预估了无数的困难,寒冷、大雪、大风、重装高海拔缺氧等等。也幻想了很多自己可能遭遇不能熬过去的风险,走进洛克,第一晚顺利度过,也没有预期的冷和很厚的雪,阳光真好。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行进的第二天下午全队迎来了老九,我们留在村子里的病号追上了我们,但同时在第三天早上出发时,另一位队友因为身体原因选择下撤。第三天的路程很长,重装的压力加上身体的不适,三名队友有些掉队。山就在那里,我们此刻却忘了欣赏他的壮美,第三天的营地万花池牛场,可以近距离欣赏夏诺多吉。第四天一早,三名队友在休息了一晚后仍旧没有恢复,对他们的体能评估后,选择让三人下撤(老九跟着我们走了一天后最终还是下撤了)。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因为后面要面对的路更加艰难,翻越第一个垭口,又有两名队友出现了问题,我们在垭口的大风中停留了两个小时。最终我们达成共识,两名队友由一位教练带下山,我们剩余的人继续完成后面的路程,至此,我们出行19人的队伍,下撤6个,剩余13人,最终完成了洛克全程。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到这里像是一道分割线,前三天每个人头上都有一片乌云,队友陆续的出状况,我们不断在改变着行程预定的计划,每天都有队友选择下撤,还有我们的不得已,队友的不甘心,不管是徒步还是登山。前行和后退都需要勇气,有时候选择后退比前行更难,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开始了更加严酷的高海拔徒步与生活。垭口的雪,冰壁与陡坡,马已然不能行走了,嚮导也开始步行跟着我们,连续翻越垭口,因为前面耽误了时间,我们必须要加快步伐,后面的路程开始变得顺利,每天很辛苦,却很快乐!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四天我们需要翻越6个4500m-4700m的垭口,徒步70km,吃住都在高海拔,除了有点喘,大家的状态都还不错。没有水,每天只能化雪烧水。队友陌路说总感觉水里充满着牛粪的味道,但仍乐享其中。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每夜对着星空银河,天为被地为席。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全副武装,眼睛看着天空数着星星(可惜星座啥的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虽然三言两语说完了这样一条经典线路,但其中的艰辛与快乐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体会我们从牛奶海一路下到洛绒牛场时,身后的天空,阳光一直被乌云遮挡,下山的路一直在飘雪,仙乃日的顶峰渐渐模糊。我们暗自庆幸,赶在下雪前出山了。冬洛克&一念天堂一脚地狱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